养父驾罗里‧养母患癌症‧补习加重家里负担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

养父驾罗里‧养母患癌症‧补习加重家里负担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今年就读日落洞小学五年级的詹嘉耀由邻居夫妇领养已经4年,他的养母因癌症而无力工作,64岁的养父为了家计,必须在凌晨3时就开始为工厂驾运输罗里。詹嘉耀的成绩不太好,养父母为了不让他的成绩落后太多,就让他在校外补习。不过,对于这两个老人来说,校外补习和其他的生活开销已经相当沉重,因此校方为詹嘉耀申请了光明安学计划的援助金,以减轻养父母的经济负担,让这孩子可以继续学习。2008年,8岁的詹嘉耀的父母因家庭纠纷而无法照顾他,于是把他送往高渊曾外祖母的家,后邻居夫妇自愿领养他,让他继续留在槟城生活。詹嘉耀很喜欢学校的生活,尤其喜欢数学、华文和科学科目,因为数学有好玩的智力游戏;而华文他比较容易理解,还能够找出答案。只是,如果遇上分析题,他就感到头大。“科学科我比较拿手。以前我的数学比较好,不过,现在的数学比较难,乘除的我不太会,所以成绩没有以前这样好。”校外补习的费用每个科目约100令吉,虽然嘉耀接受补习后,成绩并没有太多的进展,可是,停止补习之后,成绩却有明显的退步。补习费对嘉耀的养父母是一项经济负担,而身为超市员工的生母收入也难以负担孩子的教育费。幸好,嘉耀家附近还有要好的同学,他最近开始到同学家一起学习,不但彼此有个伴,遇到功课上有不明白的地方,还可以向同学请教。他说,因为他比较爱讲话,所以老师将他的位置安排在前面,不过,其实班上还有其他的同学比他更爱说话。养父半夜就开工养父罗绍峰是一名工厂罗里司机,每天半夜3时要开工,中午回来后,休息到下午3时多,又要再去工作。有时候要到晚上9时许才能回家。养母陈福带原本替人照顾孩子,不过,自2007年接受一连串乳癌疗程后,健康已经不如以前。她如今虽然已经康复,却必须定时覆诊,除此之外,还要定时服食抑制高血压和胆固醇的药物。不放心交曾外祖母照顾养母陈福带表示,詹嘉耀一家是于2005年向她妹妹租房,由于她就住在房客的楼下,因此每个月都由她代替妹妹收租金,因此逐渐熟悉他们一家的状况。后来,由于有一阵子没有看见嘉耀,陈福带就问嘉耀的生母赵丽华原因,才知道嘉耀已经被送去高渊,由80岁的曾外祖母独自照顾。结果夫妇俩商量过后,就一同找嘉耀的母亲,表示愿意照顾嘉耀。事实上,领养嘉耀之前,罗绍峰夫妇其实并不太了解他,夫妇俩另外还育有一对男孩,而陈福带其实已经患上乳癌,必须接受一系列疗程,不过,夫妇俩并没有因此而忽略了他。可是,他们一想到80岁的老人要独自照顾一个年仅8岁的小男孩,就觉得不放心,也同情嘉耀的遭遇,因此宁可自己辛苦一点,将嘉耀留在自己家里。姐弟不同地方寄养詹嘉耀希望能念到大学。不过,他知道自己的成绩不太好,对自己的未来也不太有自信。他的姐姐和弟弟也被送到不同的地方寄养,其中13岁的姐姐在念完小学后就辍学。爱重组装物品他以前曾想过要当老师,现在还是“有一点”想当老师,不过,如果不是“很难”的话,他也想当个科学家。他说,如果自己的书读不好,以后就要去日本餐厅工作;不过,如果他的成绩不错的话,他“想要做修理摩多的工作”,原因是如果朋友的摩多坏了的话,他可以替他们修好。他的手非常灵巧,常帮朋友修理铅笔盒等小东西。家里的闹钟也被他拆了两个,虽然其中一个无法重组,不过,另一个却被他成功组装。为了让闹钟完好如初,他从下午3时一直埋头摸索,直到晚上8时,才成功装好。他表示,以前老师有教他怎样做磁铁,老师修理门的时候,他也有帮忙,虽然只是将锤子递给老师,可是却已经是能近距离看见修复一件物品的过程。生母偶尔探望他詹嘉耀的生母赵丽华透露,以前家里的状况比较“吵闹”,父亲还会打嘉耀,所以嘉耀在家里很少说话,如今看着活泼外向及能言善道的嘉耀,赵丽华感到相当欣慰。如今,嘉耀称呼养父为“爸爸”,还会粘着养父撒娇;由于嘉耀的母亲偶尔会来探望他,因此养母就只好让嘉耀称呼自己“安娣”。在养父的指导下,嘉耀在四年级就学会了游泳,如今除了狗爬式、蛙式和自由式之外,也懂得一点蝶式。养母则教会他煮饭、煎蛋等烹饪技巧,他已懂得自己煮东西吃,也对此感到自豪。当记者问起嘉耀父亲节要送甚幺礼物给爸爸时,嘉耀立刻抓住养父的肩膀,边摇边撒娇问“爸爸,你想要甚幺?”然后表示,自己在去年的父亲节曾送了一尾鱼给养父。校方保管援助金为了孩子能受到更全面的照顾,如今有不少经济状况不错的家长将孩子送到微型小学,不过,有接近半数的微型小学学生家庭经济状况比较贫苦,或多或少需要教育费的援助。三民小学每年推荐不少学生接受这项援助计划。校长秦郡卿说,在学生的学习开销上,校方尽可能协助清贫学生申请各种援助,为了确保这些援助金能够有效用在教育上,校方为学生保管这些援助金,老师犹如家长般,按时将钱交给学生,缴付开销。她说,由于老师只是代为保管,因此援助金的开销都必须详细列下,让校长过目,因此让老师的工作量更为繁重。不过,该校老师为了学生的教育保障,都愿意接下这种琐碎费时的援助金保管工作。“有时候,学生家长没钱买练习簿,所以没有做功课,老师就挪用援助金,帮学生买簿子。有时候,学生要吃东西或複印,告诉老师,老师就把钱交给他们。”不过,毕竟微型学校的名气不如名校,因此援助资源也比较少。对于来自政府的援助,学校可是竭尽所能为学生申请。威逼利诱做功课秦郡卿指出,微型学校的优点就是老师比较能够留意到个别学生的状况,并给予辅导。该校老师尽可能和家长沟通交流,即使见不上面,也会打电话到学生家,向家长讲解学生的问题。如今家长越来越注意教育问题,可是,该校依然有部份学生的家庭贫苦,一些家长只能忙着找三餐,没时间在家里监督孩子学习,结果学生常常不做功课,该校老师只好让学生提早到学校或延后回家,亲自监督他们完成作业。她说,为了让学生完成指定的作业,学校老师可是“威逼利诱”地出尽法宝,除了代替父母看着学生做功课外,甚至提出“做完功课才能打乒乓”,让学生準时交出作业。“我们学校的乒乓可是日落洞区学校的代表,专门教学生乒乓的老师非常热心,每天早上7点就来学校练习。有一个有乒乓才华的学生不爱做功课,结果老师就定下‘做完功课才能练习’的条件,结果学生真的乖乖做完功课才来打乒乓。”受惠个案4詹嘉耀(槟城日落洞小学五年级)养父罗绍峰(64岁)养母陈福带(63岁)‧2011.05.18